如何教给孩子最有价值的知识


    人们对食物会有所选择一样,人们对知识也应该有所选择。选择食物的标准一方面出于爱好,另一方面必然是为身体的健壮着想。同样,选择知识一方面出于兴趣,另一方面是为了实现人生幸福的目的。


   oaier51.jpg

   要告诉孩子,有的知识有永恒的内在价值,有的只有半内在价值,有的则是具有习俗的价值。科学的真理是具有内在价值的,今天有,一千年以后也有。
    就像人们对食物会有所选择一样,人们对知识也应该有所选择。选择食物的标准一方面出于爱好,另一方面必然是为身体的健壮着想。同样,选择知识一方面出于兴趣,另一方面是为了实现人生幸福的目的。
    对于孩子来说,什么知识是最有价值的呢?如果生命是无限长的。那么所有知识都是有价值的,但实际上,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都是有限的。正如一首老歌唱道的:
    要是人能稳有把握,生命的岁月无限延长,多少事他也能通晓,多少事他也能成就,全不用焦心,也不用忙。
    但每一个人用于学习的时间都是有限的,不只由于人生短促,更由于人事纷繁。因此,我们不能不去审视所学知识对未来人生的价值,去比较花同样的时间,学不同知识的结果。
    这肯定是聪明的做法。
    为了孩子未来的生活,为了他们能更有力地去行动,对所学知识应该加以选择。怎样对待身体,怎样培养心智,怎样处理事务,怎样带好子女,怎样利用自然界所提供的资源增进人类幸福,怎样做一个公民,这些,应该是教育的主要目的。我们在培养儿童时应该审慎地根据这个目的来选择教育的内容和方法,而不是不加思考地去赶时髦。
    1.教给孩子生活需要的基本知识把各类知识进行分类,再根据它在与生活联系的紧密程度进行排列虽然是一件繁难的事,但它对教育孩子的价值是多方面的。
    ① 直接有助于自我保全的知识。
    ② 获得生活资源从而间接地有助于自我保全的知识。
    ③ 抚养和教育子女的知识。
    ④ 与维持正常社会关系有关的知识。
    ⑤ 用于满足爱好和感情的知识。
    首先,保全我们个人安全的知识和预防各种危险的知识显然应该列在首位。
    其次,一个人劳动、生产、工作养活自己的能力是必须的。只有他具备了这方面的知识和能力之后,才谈得上结婚生子。一个人连自己都养活不了,接下来要去承担更多责任就太困难了。
    再者,就是抚养和教育子女的知识。从时间上看家庭先于国家,在国家成立之前,家庭已经存在了,在国家消亡之后,家庭还需要养育子女。所以,做父母的知识也应该学习。家庭幸福是国家富足的基础。
    接下来,就是做一个公民所需要的知识,如社会规则、个人责任等等。
    最后,伴随所有这些知识的,还应该有严肃活动之余的各种不同形式的娱乐活动,包括欣赏音乐、诗歌、绘画等等。
    理想的教育应该是所有这些知识和能力的完全准备,即使不能全部都掌握得很好,也应该有相当的比例。
    在所有这些知识中,要告诉孩子,有的只有永恒的内在价值,有的是有半内在价值的,有的则是具有习俗的价值。科学的真理是具有内在价值的,今天有,一千年以后也有。比如“水中运动的物体所受到的阻力同运动速度成平方比例”,比如“氯是一种消毒剂”。由于懂得了拉丁文和希腊文字而增加了国语知识,可以算着是半内在价值;而对于以“历史”名义所出现的人名、年代,这个杀了那个,那个推翻了这个,这些陈旧的事,则只有习俗上的价值。
    当然,必须承认,与整个人类始终有关的事实,比那些只与某些有限的年代才有关的事实更为重要。在其他情况不变时,有内在价值的知识比有半内在价值的知识更重要。
    还有一点需要说明,获得任何一种知识,都具有双重价值:既可以用来指导行动,又可以用来训练心智。
    幸运的是,直接保证自我保全的那部分教育,大自然已经有了安排,这多少避免了我们去瞎撞。还在乳母怀抱的孩子,看到生人就会躲起来,已经表现出本能的萌芽,那就是逃避不可知事物带来的危险。在他们能走的时候,遇到可怕的事物就会向母亲叫喊、求救。不但如此,他每时每刻都急于追求自我保全的知识:怎样保持身体平衡,怎样控制自己的动作而使自己不受碰撞。几年以后,他们把力量用在跑、爬、跳和身体技巧的游戏中。我们看出所有这些使肌肉发达、知觉敏锐、判断准确的动作,都是为了给他的身体在四周物体中运动做准备。自然既然已经照顾得这样周到,在孩子的这个阶段,这些事我们就应该尽量少管(出于安全的提醒是必须的)而不是像某些父母对孩子所说的,这也不能做,那也要禁止。
    但这还不是直接自我保全知识的全部。除了保障身体不因为机械原因而受伤害外,还要保证不受其他原因的伤害,教育也要为这部分做准备。如何防止由于违反生理规律而生病、死亡,如何避免由于不良习惯所引起的能力丧失和逐渐衰弱等等,我们几乎每时每刻都可以看到急性病、慢性病、身体虚弱、未老先衰的例子,有许多是只要有少许知识就能避免的疾病。这儿有一个人由于大意着凉害了风湿热然后导致心脏病,那儿有一个人由于过度学习而眼睛终身受害……且不提那些由此引起的痛苦、烦燥、愁闷和时间、金钱的浪费,只考虑一下健康不良而使人生的目标所受到的阻碍,都是太遗憾的事了。工作难以胜任,教育孩子时情绪急躁(这是对孩子最有害的),对娱乐感到厌烦,如此种种。生活中的不幸福和不愉快而产生的失败感,大多数源于对自我保全生理知识的缺乏。因此,在教育中教给孩子保持良好健康和饱满情绪的知识是最为重要的。
    对于使人谋生而间接地保全自我的这部分知识的价值,不用强调,几乎每一个父母和老师都会明白,有时,还把它看做是教育的惟一目标,比如物理、数学、化学、语文等。
    2.科学比其他知识更重要在所有知识中,我认为,科学是使一个人终生受益的,具有永恒价值的知识。
    父母和老师都应该把科学方面的知识作为启迪孩子心智、训练孩子思维、培养孩子思维习惯和思维方法的重要知识来传递。一个具有科学思维习惯的孩子,他在人生中会少走很多弯路。
    (1) 就增强记忆力来说,科学独特的作用一般人认为,语文学习可以增强记忆力、理解力,我不否认,但科学中的因果关系决定了它更有助于记忆。在语言学习的时候,心中要形成的观念大都和一些偶然的事实相符合,而在学科学时心中要形成的观念大多是与一些必然的事实相符合。
    (2) 科学更有利于培养孩子的判断力作为一种训练手段,科学与语言相比还有一个优点,就是能培养孩子对事物的判断力。
    当然文学也可以培养判断力,但那主要是针对社会和人的内心情感的。法拉弟在皇家协会所作的关于智育的演讲,我非常赞同。他说:“只有对周围事物、事件以及它们的相互依存的关系明白后,才能够作出正确的判断。”传统教育培养的孩子,一个最大的毛病,就是缺乏真正的判断力。
    (3) 科学在道德和品质的训练上也同样起作用语言学习虽然是非常必要的,但它容易导致人们对权威的迷信。字典和老师是这样说的,这件事就无可争议地是这样了,人们会不假思索地接受。而科学培养则是相反的心智情调,人们不单纯根据权威来接受知识,而且可以自由地去检验。不但如此,通常还要求学生自己得出结论。科学研究的每一步都要经他判断,在他还未见到一件事的真实性之前,并不要求他接受。这就使他相信自己的本领,如果他的判断、推论正确,那他的信心就进一步增强。
    从这一切,他获得了独立思考和判断的能力,这是品质中最重要的之一。
    科学培养所赐予道德的益处,还在于锻炼一个人坚毅和诚实。廷德尔教授在一次给我来信中说到:“科学成功的第一个条件,就是真正的虚心,只要看到自己的成见与真理冲突,都愿意放弃。相信我的话吧,一种前所未有的高贵的忘我精神,常常在一个热爱科学的人身上体现出来。”
    (4) 科学还有助于培养宗教的修养“科学有助于培养人的宗教情感”,这句话听起来一定惊世骇俗。但我指的是培养人健康的宗教情感。这里我所说的科学和宗教,也是广义的而不是狭义的,对于挂着宗教名义的一些迷信,科学当然反对,我也不赞同。
    通过科学,人们会对一切事物在运动中所表现的一致性产生深厚的崇敬。通过知识和经验的积累,人们相信所有现象中固定的因果关系、好坏结果的必然联系。人们看到服从规律的益处,因为按照这些规律,事物总会越来越美好。
    通过科学,它让我们真正理解我们自己。科学一方面把我们带到许多已知的世界,又把我们带到许多未知的世界。只有真正的科学家,才能理解那些自然、生命和宇宙全能是怎样完美与和谐,从而使人产生真正的虚心、敬畏。
    套用一个东方的寓言,我们可以说,科学就是一个家庭苦工,默默无闻地隐藏着一些未被公认的美德。一切工作都归到她身上,一切便利和满足都因她的忠诚、技能和美德而产生。
    而她总是被压到最后,让她那些高傲的姊妹向外界卖弄她们的漂亮,直到游戏结束时,人们才看见她真正的美和价值。
    因此,我再一次希望父母和老师们,把科学当作一件美好、有趣又有益于人生的事,带给所有的孩子们。这既可以给他们的人生带来财富,又可以使他们的心智具备美德。
    3.先于一切的生命科学一般的科学教养是必需的,而首先是生命自身的科学。因为在比如因果关系的连续性、复杂性和偶然性以及一因多果和多因多果的关系上,在生命科学和其他科学中是共同的。知道其中之一,有利于知道其他的。此外,生命科学还提供了最适合孩子的训练,因为生命的运动是每一个人都具有的。
    除了产生适合社会科学研究的思维习惯以外,生命科学所提供特殊的概念是其他科学的钥匙。生命科学给予其他科学某些重要的概括,没有这些概括,就没有其他科学。比如“力”
    的概念,比如“有机性”的概念,人们最初理解它们只能从自身生命中来理解。
    生命规律的知识比其他任何知识都重要,生命规律不只是一切身心过程的基础,同时也间接是街头屋内一切往来、一切贸易、一切政治、一切道德的基础;因为不懂它们,就不能正确调节个人的和社会的行为。
    生命的规律在整个有机世界的演化中,本质上是一致的。而且,不先研究它简单的表现,就无法正确理解那些较复杂的表现。明白这一点后,也就可以发现,儿童们渴望的户外活动、青年们积极追求的那些知识,不过是引导他们积累素材以供日后运用。那些素材有一天会大大地有助于一项伟大的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