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家庭教具


    孩子的内心世界就像一个藏满秘密的盒子。在这个盒子里,有动物、有人物、有梦境、有情绪,杂乱无章地塞在里面。如果不经常打开来看看,有一天当你不经意打开时,也许会从里面跑出一只老鼠来,吓你一大跳。


    oaier9.jpg

     孩子在想什么?面临怎样的问题?孩子的内心世界就像一个藏满秘密的盒子。在这个盒子里,有动物、有人物、有梦境、有情绪,杂乱无章地塞在里面。如果不经常打开来看看,有一天当你不经意打开时,也许会从里面跑出一只老鼠来,吓你一大跳。
    . 学习一件事物比读十本书更管用,这是孩子亲身的体验,知识的得来是经过他自己验证的。这样也有利于培养孩子独立思考的能力。
    . 长期以来的教育误区,把教育仅仅看做是在严肃的教室中的苦行僧的生活,而忽视了对孩子来说更有意义的自然教育和自助教育。
    1 走进孩子内心的12张卡片在对孩子教育的问题上,大多数的家庭常常不知道从何入手。孩子在想什么?面临怎样的问题?孩子的内心世界就像一个藏满秘密的盒子。在这个盒子里,有动物、有人物、有梦境、有情绪,杂乱无章地塞在里面。如果不经常打开来看看,有一天当你不经意打开时,也许会从里面跑出一只老鼠来,吓你一大跳。
    对于小斯宾塞来说,我们同样想知道他的内心世界,因为这是我开始快乐教育的第一步。
    一天晚上,我们在家里玩我设计的一种纸牌游戏,只是这不是一般的纸牌,而是12张我事先写好的卡片。我和小斯宾塞还有德赛娜轮流掷骰子,掷到哪个数,就取出这张卡片,回答上面的问题。这12个问题是:
    (5) 讲一讲你最不快乐的事情。
    (6) 讲一件你觉得自已做的最好的事情。
    (7) 评价一个你周围的人。
    (8) 今年你最希望得到什么(只限3个)。
    (9) 你对自己有什么不满意的?
    (10) 哪件事,你努力了,但成效不大?
    (11) 深呼吸3次。
    (12) 拥抱一下你喜欢的人。
    ……我们轮流掷骰子,抽取卡片。轮到小斯宾塞了,他抽到“讲一讲你最不快乐的事”。他说:我最不快乐的事是常常在夜里梦见一个巨大的怪物,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我非常害怕,以致在白天我都经常会想到它。
    当他抽到“评价一个你周围的人”时,小斯宾塞说:我讨厌凯勒太太,她总是在很多人的场合讽刺我,说我是斯宾塞家的书呆子。
    当轮到我掷骰子时,我抽到了“今年你最希望得到的哪三件东西”。我严肃的说,我最希望的是小斯宾塞能够懂得三件事,一是懂得快乐学习的秘密,二是懂得自助教育是人生中最有益的,三是要有健康的体魄和心智。
    尽管我知道小斯宾塞不完全听得懂我说的话,因为他毕竟还是一个孩子,但我认为在孩提时代,父母郑重地阐述一点道理,和给他讲故事、玩游戏一样重要,他也许不会全懂,但他会受到感染。
    通过这个12张卡片的游戏,我也了解了他的一些内心秘密。对于他抽到的那两张卡片,我是这样向他解释的:“亲爱的小斯宾塞,梦境是白天身体和意识的反映,你梦中怪物一定是白天遇到过的使你恐惧的人或者事,是谁呢?是疯子劳尔吗(劳尔是镇上一个可怜的疯子,他经常手里拿着一根又脏又粗的木棒,嘴里叽叽咕咕,不知道说些什么。他一看见孩子就追,已经有好几个孩子被他吓哭了)?”小斯宾塞说:“不是,我反而有些可怜他。倒是铜匠巴斯特的儿子,每次我路过时他都凶狠地恨着我,还向我吐口水,我不敢和他说话,总是害怕地走开。”我知道小斯宾塞梦里的怪物是怎么回事了,我说:“孩子,你从来没给我们说过这件事,现在好了,你一旦说出你心里害怕的事,就不会害怕了。其实,这个孩子也很可怜,他母亲得了一种奇怪的病,家里的钱都拿去给他母亲看病了,以致他已经8岁多了,还不能去上学。他内心害怕其他孩子瞧不起他,才装出凶狠的样子。我们周末去看看他,顺便也给他母亲送点药去,你说好吗?”小斯宾塞点了点头。
    “至于你对凯勒太太的评价,我认为没有错。她这样做是不对的。下次她再这样说你时,你就告诉她,恶言恶行一样是有罪的。”
    晚上,我把小斯宾塞的卧室清理了一番,把窗户打开一点,并给他换上了干净的床单。
    第二天,小斯宾塞告诉我,他梦里的怪物不见了,他昨晚睡得很香、很甜。
    12张卡片的游戏在我们家里经常都会做。除了我和小斯宾塞,有时还有一些邻居的小孩子参与。
    我没有想到,后来许多英国家庭都做这种12张卡片游戏。有的还在里面加进 讲笑话、表演节目等,这样当然更有趣一些。通过玩这种游戏,亲子和教育的功能都达到了。再后来,连美国、瑞典、德国和法国的家庭也玩这个游戏。非常荣幸的是,后来人们把这个游戏命名为“斯宾塞纸牌”。
    2 词汇的风铃到我家里来做客的人,都会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其中就有风铃。只是这不是一般的风铃,而是由一些写满字母、词汇的小木片和几根小钢管构成的风铃。在小斯宾塞的房间里,在屋后的小花园里,甚至在餐桌的上方都挂有这样的风铃。
    这实际上是我用来教小斯宾塞学法语的。开始这些小木片上的单词都与悬挂的地方有关,比如床、窗户、起床、晚安、早晨好等等,后来又换成了新的。比如一个风铃上挂的单词,可以组成一首儿歌,或者一句谚语。过一段时间,更换一次。当小斯宾塞摆弄那些词汇片时,就会发出叮叮咚咚的声音。不管多累,回来听到这种声音,我都觉得惬意极了。
    小斯宾塞几乎是在玩耍的过程中学习了法语、拉丁语。我一般只给他讲三遍,他记不住时,问我一下,我又告诉他。 我认为,语言不需要太刻板地去学习(学校把它弄得过分严肃了),只需要熟悉和使用。
    这种观点与我父亲和祖父的教育有些不同,在我小的时候,他们不特别要求我学习语言。
    我的父亲是一位着名的私立学校的校长,德高望重。他认为学习事物比学习词汇对孩子更有意义,事实上,我从小就是从学习事物开始的,比如植物的种子、动物的标本。这的确对我产生了意想不到的作用。在12岁以前,我的阅读能力比一般孩子差一些,但我的思维能力却很强。我对研究事物产生了很大的兴趣,以致我后来在医学、心理学、教育、哲学等领域都有所发展。
    小斯宾塞是幸运的,我不但让他学习事物,也让他从幼儿时起就学习语言。学习工具就是悬挂在我们家里的“词汇风铃”。后来当他每学习一门新的知识时,“词汇风铃”便悄悄演变成“化学风铃”、“物理风铃”。
    小孩子的兴趣总是转移得很快,有时非常像一只蜜蜂,人们希望它在一朵花上停留得久些,再久些,但它却总是一会儿停在这里,一会儿又停在那里,在空中闲逛的嗡嗡声让人心烦。但这是孩子的天性,孩子越小,他的注意力停留在一件事上的时间就越短。对于我个年轻的生命来说,他周围世界的可能性是无穷的,他要在这种无穷的可能性中去发现属于他自己的小天地。
    不过,不要心急,总会有办法的。看,小斯宾塞不是又飞回来了吗。这是一种人为制造的教育环境。果然,围绕着他的这些风铃,一会儿飞走,一会儿又飞回来。渐渐地,阅读和回忆这些风铃上的小木片,成了他的一种习惯。
    我进一步发现,这些风铃还有一个作用,就是大大减少了我的劳动,我只是在屋后的小花园里刨一刨木片,然后不断写上新的东西。我越来越觉得,父母对孩子的教育,在本质上与动物界的技能传递有相同之处。母猫把一件东西抛给小猫去撕咬,目的是想让小猫学会捕食的本领;老鹰让小鹰跟着在空地上空飞来飞去,一会儿滑翔,一会儿扇动翅膀,也是为了让小鹰能够适应天空,并抓住猎物。
    我后来知道,这种风铃在许多家庭被用起来,连爱丁堡大学校长的家里也有。